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贾康财政金融扶持实体经济发展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9:45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贾康:财政金融扶持实体经济发展

中国调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至3500元的步调仍被认为还有很多上升的空间,而众多企业也在呼唤“结构性减税”之余,要求尽快考虑“全面减税”,切实扶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在全民热议“减税”的当下,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全国两会期间显得更加的忙碌,各大媒体都希望独家专访得到他的权威解读。  3月6日上午,《天下潮商》全国两会报道组再次在两会期间独家专访贾康教授。贾教授透露,除了在去年的基础上再提统一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津贴标准外,今年有3个提案都是涉及安全问题,如减少污染保证食品安全、关于校车安全,关于汽车轮胎安全,还有一个提案是关于国债期货交易的恢复。  拆障减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  《天下潮商》:我们注意到,《关于强本固基维护实体经济坚实基础的提案》成为今年全国政协会议的一号提案,“实体经济”也是今年两会经济界委员代表关注的热点话题。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方面,您认为政府需要出台什么样的实质性政策?  贾康:做好实体经济,需要在大量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准入方面进行推进,不能设置那么多的障碍。这些准入的障碍,有些是有型的,有些是无型的。  比如说政府设置繁杂的准入条件,还有设计很多很多的框条,要求企业去盖很多公章。有企业反映,他跑了四年盖了200多个章,才把事情最终做下来。这可能是比较极端的情况,但是盖几十个章,跑七个月、八个月那是常见的情况。  这样就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谁都会想我干嘛要求爷爷告奶奶地到处去盖这些章呢?我有这笔钱我去炒股算了。那么这样一个导向明显就是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创业,而把有钱的人赶到虚体经济的部分去,这个不是一个好的框架,简化这些程序是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条件。  在实体经济的发展方面,对于广大的中小企业来说,融资的问题很关键。你看温州实际情况是什么?他们标榜常规金融控制得很好,防范了风险。温州市当地一位银行行长很自豪的说他们的金融生态指标在全国连续七年排列第一名。但是实际上,温州从事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几乎没有指望从他那里得到贷款支持。那这些企业只能靠民间借贷,这就演变成高利贷,高利贷在金融危机冲击下,一旦维持不下去,资金链断裂,就会出现当地的几十个已经成规模的企业老板跑路现象,最终演变成局部性的危机。  从另一个角度讲,他们所谓进入全国生态第一名是具有讽刺性的,是失败的。他们不是真正地控制住了风险。实际上,社会的风险很明显是积累在他的业务之外,并已经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要全面的看待整个经济的发展以及促进经济的多样化,这样才能真正支持实体经济。  从企业层面讲,一定要有长期行为和长期追求。举个简单的例子,我有点钱,我不做实体经济,我去炒绿豆炒大蒜,靠这样跟风是能够挣点钱,但是总体来说,就没有可持续性,所以企业在这方面也要调动自己的潜力,力求可持续发展,形成自己的长期行为。  我想前面三个层面结合在一起,政府在支持实体经济,财税方面已经有明确的信号。中小企业要实施更优惠的税收待遇,去年明确宣布小微企业增值税的起征点从原来的五千块提高到两万,所以说受益面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只讲这一块还不够。因为落实到几百万家企业,几千万家个体经商户,每家每户的实惠是有限的。营业税给人减了几十块钱,千把块钱,足以能使这个企业很好的发展吗?还不行,税收的政策宽松了以后,后面跟着的应该是金融支持、创业方面的引导。  组建政策性金融机构  《天下潮商》:“中小企业融资难”已经成为制约很多中小企业做大做强的瓶颈。作为著名财经专家,您认为如何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现状?银行和民间金融机构应如何发挥各自作用?  贾康:具体谈怎么样支持民间中小企业,小微企业融资,我们认为要实行贷款的多样化。比如政府应该更开明对待,并引导自带风险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小额贷款公司要遵守运作规则,用自己筹集的资金来贷款,实际上这是一种中利贷。常规的大型银行是一种低利贷,和小额贷款公司的中利贷合在一起应该逐渐能够支撑整个经济层面,适应实体经济发展的贷款需要,从而把高利贷给挤出去,进入一个相对健康的状态。还有一些其它的金融形式等等。  除此之外,我认为不可回避的问题是发展政策性的融资经济,大的银行,大的金融机构支持三农,支持小企业,支持草根创业,可以做出表态,做个别的案例。但其实这没有内在的、长期可持续的动力,因为按市场经济的要求,你也不能要求按商业化定位的大银行做这个事情,他们要规避风险,考虑到自己的受益,考虑自己的安全性。因此他们自然首先把资金钉在大企业、大项目的贷款上。  真正地解决问题,需要政策性的金融机制。这个政策性的金融机制在很多情况下需要财政做后盾,财政做后盾的融资机制怎么样把它打造好,我们早就提出了这样的概念,国家也曾经组建过政策性的银行,但是这些年,没有形成一个清晰的思路,也没有很好地在机制方面形成一个大家可接受的基本的模式,这需要积极的探索。  《天下潮商》:浙江吴英案引起了全国经济界对民间借贷的大讨论,您认为民间金融还能前行多远?  贾康:吴英案有可能会使各个方面更加重视,讨论怎么样使民间金融健康发展的问题。至于我个人评价吴英案,我觉得此人罪不至死,请勿火上浇油。吴英肯定有罪过,但是现在看起来,还有很多很多的疑点不清楚。一般人认为她的情况罪不至死,我是觉得这是比较明显的。  特别是存在很多疑问,有待我们接着往下看到底怎么回事?实际上吴英手上还有大量的资产,人被拘留了以后,迅速被低价拍卖处理掉了,这种做法很荒唐,不是说要对她的债主负责吗?对债主负责,就应该把这个案子审理清楚以后,这个人定刑了,然后资产怎么样尽可能合理的处理,使得债权人损失尽量减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明确,不知道什么道理,低价地把她的一批财产都拍卖处理掉了。这些都是我们现在看起来非常有疑点的地方。  房产税的成长性不容置疑  《天下潮商》:去年1月份,房产税在上海和重庆率先推行,一年来,有没有什么成果可以总结?  贾康:前段舆论上有一些说法,指责上海、重庆两市的试点好像成效不足,一个说法是税收收入很少;另一个说法是并没有看到房价急速下跌,“动静不大”。其实这是一些非常表面化的认识。首先,住房保有环节上的税是按年征收的,试点起步的第一年都要考虑如何减少震动和冲击,柔性处理,所以第一年的收入规模没有代表性。但其实这两个地方都不会太看重第一年能收多少税,而且对这个税的成长逻辑都心里有数,以后它的成长性肯定没有问题。这次税改最重要的任务,在上海、重庆这样的发达地区,一定意义上还不是筹集收入,而是要调节经济和社会生活,但未来的财源支柱属性将会逐渐显现。  《天下潮商》:针对今年国内外经济形势,请您对即将在海外进行投资的潮商提一些宝贵建议吧?  贾康:我觉得应该继续发扬我们潮商身上所一贯具有的勇于开拓,艰苦创业,有战略思维,而且在做法上求真务实等等优良传统,把握实体经济成熟之后到海外的投资机会。在这个方面呢,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的要点,没有一个通行的模式,但是机遇我认为是明显存在的,根据企业的特点,根据投资行业的特点,形成一种尽可能高水平地实施方案。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