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帝国斜阳杀毒软件这十年

发布时间:2020-02-21 20:39:08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这十年,杀毒行业变幻莫测,这是从传统杀毒走向互联网基础服务的十年。其中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感想,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大概在2003年的时候,瑞星与江民争夺杀毒霸主,当时江民利润第一,瑞星市场份额第一。就在那年的11月,周鸿祎把手中的3721出售给雅虎,获得1.2亿美元。当时江湖上把周老板的财大气粗形容为“左兜6000万,右兜6000万”。每当有人当面这么恭维的时候,周总是表现的很谦恭。相比起当时还为生存发愁的李彦宏,当时的他正是志得意满。

之所以从3721说起,是给大家一个思路:周做360的想法并不是凭空出现,瞎撞的。3721的商业模式,给周一个信心,只要有用户有需求,就一定能变现。这个信心很重要,如果金山和瑞星的掌舵人能早早有这个信心,现在的瑞星不至于衰落这么快,金山应该也不必卖身给腾讯。

鲜花着锦:2003–2005

2003年之后的杀毒其实特别简单,基本的商业模式确立,虽然有盗版威胁,但盗版对于杀毒来说从来不是一个问题,没人敢把系统安全交代给盗版软件。即使平时用盗版,只要电脑中毒,马上就会乖乖换成正版的。

那时候的杀毒软件考虑的是,如果在一个肯花钱的群体里榨出来更多利润。其手法复杂多样,包括:如何压货,如何管理渠道,如何管理串货,如何跟对手争夺经销商手中的现金。对于Markting来说,主要需要:利用一次次病毒爆发的机会,在媒体上做大品牌曝光,在没有病毒的时候,可以做年度安全报告、病毒数据统计等等。

2003年的冲击波病毒、2004年的震荡波病毒,2006年的熊猫烧香,每次大病毒爆发,都是一次杀毒软件的狂欢。无论盗版下载量还是正版销售量,都在迅速提升。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只不过危机就隐藏在那盛世当中。

烈火烹油:2006–2008

2006年是个转折。对于了解内情的人来说,这个时间点再重要不过。从这个时间开始,杀毒霸主瑞星开始走下坡路。

2006年6月,瑞星发布了“瑞星卡卡”,一款查杀流氓软件的安全工具。对应的市场背景是:当时的市场上群魔乱舞,CNNIC、很棒小秘书、百度搜霸、3721等等“网址栏工具”把用户的电脑搞的一团糟,真正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当时的瑞星看到这个市场,顺势推出瑞星卡卡1.0。市场反响超乎人们预料,在几乎没做任何推广,只是利用Markting造势的情况下,一天下载安装50万,“流氓软件”这个概念在很短时间内变得广为人知。

当时,著名风投软银曾经与瑞星接触,想以4000万美元入股瑞星卡卡,把它做大。可惜的是,当时瑞星的决策者没有答应这次合作。更可惜的是,因为商业利益的因素,瑞星卡卡一直在宣称“可以查杀流氓软件”,但是落实在用户体验上,瑞星卡卡不能查杀CNNIC、3721、雅虎助手等等一批大公司下面的流氓,这大大影响了瑞星品牌在用户心目中的信任。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在一个众所瞩目的舞台上,瑞星交出来一份不及格的答卷。相对的,周鸿祎和360接过了这个大旗,2006年12月,当瑞星卡卡逐渐被用户遗弃的时候,360安全卫士登场了。周鸿祎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连自己亲手做出来的3721都杀,于是,本来应该属于瑞星的品牌和信任,被一股脑的灌注到了360的身上。

当时的360表现的非常“狡猾”和克制,周在不断跟瑞星、金山等公司的高层沟通,有时候半夜发短信“我不做杀毒,只是杀流氓软件”。当时的传统杀毒软件市场仍然表现的非常好,几乎未受360的任何影响。

2007年,瑞星杀毒软件的市场和利润达到历史高峰。随后的衰落也是可以预期。

只不过,对于身在其中的人来说,他们会用种种理由安慰自己。包括金山、卡巴斯基和瑞星的高层,在内部开会的时候也不止一次的说“他那就是个小玩意,装机量再多也没用,你看看咱们的销售额,一点没落嘛”。(顺便提一句,近期跟百度的人交流,他们的逻辑跟这个逻辑很相似:我们的市场份额没降,所以360说的那些东西用户没相信,所以不用重视他。摊手,人们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2008年,瑞星回光返照,在四川大地震中市场宣传中表现优异,这给了大家更大的强心针:市场销售平稳增长。虽然有人觉得周鸿祎要做杀毒,但他不是还没做吗,现在他给卡巴斯基带下载,我是不是可以跟他谈谈合作?

那时候的瑞星,居然能在360上做广告,其诡异思路,让人叹为观止。

帝国残阳:2008—2013

回光返照的瑞星,不但表现在市场宣传上,还表现在对360杀毒的成功狙击上。

2008年7月,360杀毒公测。这是Bitdefender的OEM版。因为推出仓促,使得其用户使用体验并不好,死机、卡机,在用户界面上不友好,瑞星和金山在市场上宣传其“不是彻底免费、而是为了干死瑞星金山将来收费”。

喧嚣了不到一个月,360杀毒偃旗息鼓,瑞星和金山继续缩头当鸵鸟,举杯欢庆自己的胜利。他们以为是自己赢了,其实这次双方的宣传重心已经改变,“永久免费的杀毒软件”作为一个概念被大家广为人知,以前尽管有半年免费的卡巴斯基用,到期之后卸载再装一次,实际上也是永久免费,只不过,大家还是喜欢真正意义的免费产品。

在文章开始我就提到,3721的成功给了周鸿祎信心,为什么?当时瑞星和金山内部也有过争论:如果360真免费了,我们怎么办。据说,当时两个公司高层的共识是:杀毒软件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些消耗不可能从“免费杀毒软件”上赚出来,所以,360免费杀毒软件一定是假的,将来一定会收费。所以一切的市场策略和产品策略都是从这个共识出发,事实证明,他们的认知错了。

现在的瑞星和金山都有自己的网址导航,根据业界平均水平,每个二流导航站的每个用户,每年可以贡献20–50元不等的价值。这个是当初的传统软件从业者想不到的。要知道,当初每个正版杀毒软件的零售价也不过100元,而正版杀毒软件占总体市场的比例,从来也没超过30%,大量的用户在盗版中间徘徊。如果他们能早些对杀毒软件的免费模式生出哪怕一丁点信心,也不会败得这么惨。

失败之反思

1、让一线员工呼叫炮火。一线员工是对用户体验感受最深、对公司政策效果感受最深的人,所以任正非说要“让一线员工呼叫炮火”。对于瑞星、金山和江民这些公司来说,在行业内有10多年的历史,都形成了高层推动、员工执行的传统。在这些公司里,高层决策的正确与否,极度制约了公司的发展。无论金山还是瑞星,在这一点上都是不合格的,被培养成螺丝钉的员工,不可能有大局观,也不能带动一个企业大发展。

2、高层境界制约。三大杀毒的高层都很相似,从江民的王老师、金山的求伯君和雷军(雷军随后说),到瑞星的王莘,几乎都是在中关村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进入行业,早期的成功懈怠了他们的斗志,其交往圈子也限制在老一辈的那些人,导致其对新概念和潮流的接受度不够。

再一点,就是成功者诅咒。被诅咒的人不少,不单瑞星金山。其实从广义上说,盛大陈天桥、搜狐张朝阳也属于这一类。他们少年得志,风云际会成一时人物,成功后或者“求道”,或者“静坐”,导致公司陷入混乱。我不止一次在想,如果他们不那么成功,会不会躲过这个诅咒?不知道。

3、高层形成的氛围。这里可以提雷军,雷军其实是很勤奋、很聪明,入行也很早的那批人,但周围的决策圈子制约了他的拳脚,所以你看金山软件七大副总裁,把金山搞成了长不大的小老树。而雷军自己投资的那些公司,倒是各个有亮点,就算投资失败,也算有交代。这充分说明周围环境对人的制约。

4、老公司病。有句老话,“老要张狂少要稳”,这句话用在公司身上也是正当其时。无论金山还是瑞星,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公司”,老公司的意思就是在公司内部形成了十分强固的既得利益群体,躺在功劳簿上、不愿进取、对于新人来说没有空间,使得整个公司死气沉沉,这样的氛围十分可怕。

5、豁得出去。现在回想起来,其实360的成功也是必然中的偶然,在2006–2008年的任何一年,三大杀毒的任何一个公司,如果能下定决心,抛弃既有利益,励精图治,都能有一番不错的局面(金山瑞星,账上都有几亿现金,哪怕投资搞个360类似的东西,靠原来的软件引流,也能有不错的安装激活量)。可惜,因为种种心理软弱、得失权衡、抛弃用户的举动,这种期待中的“改革”并未发生。

最后,可供吸取教训的领域

盛大、瑞星、金山、搜狐,这些公司光芒不再,似乎都有种种相似的地方。比如强势领导人远离一线(奇怪,马云的淘宝没事,存疑),比如公司内形成利益团体,比如员工盲目的骄傲自大。希望本次分享,对于正在创业,或者打算提升自己的人有好处。

所有在自己行业内形成“垄断性”地位的公司,其实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失败者。盖茨所说的“微软离失败只有六个月”确实是真理中的真理。只有时刻保持警惕,远离种种失败因素,才能比较好的让企业运营下去。

我个人觉得,搜索可能是将会发生剧变的另一个行业。现在其领导者和其公司的表现,跟那些失败者太像了。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电影行业将会出现所谓的“内爆”

下一篇:德豪润达涉嫌虚构10亿净利 仅靠借债度日 对“帝国斜阳:杀毒软件这十年”发布评论

食品级小苏打牙膏

好用的软毛牙刷

口腔护理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