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4999元的支付宝红包去哪了

发布时间:2019-09-28 23:58:54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4999元的支付宝红包去哪了

金银岛首页 大宗财经 大宗新闻库 正文 4999元的支付宝红包去哪了 2015-03-04 02:15:06 来源:金银岛 评论()

分享到:

2014年春节期间兴起的微信红包,到了今年,几乎成为各大互联网公司的“标配”——各类应用纷纷推出抢红包活动,由企业向用户发红包,为新春佳节增添了一分别样的喜庆。

不过,发红包看上去容易,等真正抢起来,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质疑一:

发红包雷声大雨点小

错过去年发红包机遇的支付宝,今年早早蓄力筹备抢红包活动。

根据支付宝官方此前公布的春节红包计划,从小年(2月11日)到正月初一(2月19日),支付宝会与品牌商户一起向用户发放价值约6亿元的红包。其中,现金红包超过1.56亿元,购物消费红包约4.3亿元。这让亿万支付宝用户充满了期待。

“倒计时:3、2、1,开始!”

2月11日上午10点整,支付宝红包准时送达到用户的手机客户端页面,率先开抢,拉开了今年红包漫天飞舞的大幕。

然而,当第一轮抢红包活动结束时,相当一部分用户发出的却是不满与质疑声。

“这一轮不是有1000万元的现金红包和1亿元的购物红包吗,为什么我一个都没抢到?”“我抢到了一张优惠券,你们有谁抢到现金红包没?”“我抢到了现金红包!但是只有1元,说好的大额红包呢?”……

面对这些质疑,支付宝钱包当天在其官方微博上回应称:“今天上午10点的抢红包活动,因为在第一秒涌入了太多人,触发了系统的限流保护措施,造成了部分用户没有抢到红包。”

同时,支付宝钱包还回应,由于很多人没有抢到红包,当天上午的抢红包活动还有300万元现金红包没有发放出去,这部分资金将全部投入当天下午4点的红包资金池,并且将追加1200万元红包预算、同时这一次取消所有购物红包,以示诚意。

面对抢红包活动刚上线即遭遇问题的尴尬,支付宝公关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活动开始时,用户的热情超出预计,太多人同时涌入,导致了一些卡顿的小问题。这些问题很快就被解决。另外,一些用户之所以对抢不到红包或金额太少产生质疑,还存在一个心理预期的问题。

“支付宝的新春红包活动,确实是拿出真金白银回馈用户的。虽然我们发出的现金红包和购物红包总价值达到6亿元,但考虑到全国几亿用户同时在线开抢,人均能抢到的红包可能就没有预期的那么高;再加上网速、手气等因素,每个人是否能抢到、能抢到多少红包,也是有所差异的。”该工作人员表示。

IT互联网记者社区“山寨发布会”创始人阳淼对此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可能是由于支付宝在活动开展前的运营上准备不足,没想到会有数量如此庞大的用户来参与抢红包的活动:“参与的人多了,中奖率就会降低、红包额度也会变小,由此带来的用户体验问题,是支付宝应当考虑的。”

质疑二:

中奖者信息是否应披露以示公正

有了第一轮抢红包的经历,无论是商家还是用户,都能够更加从容地面对之后几天更加猛烈的“红包雨”了。

而随着节日的进行、红包的派送,又一个问题接踵而至:日常抢到的都是些几毛钱、几块钱的小红包,那些商家们宣称的4999元大额红包,究竟有没有人抢到呢?类似于支付宝这样发出红包的企业,是否应当对其红包活动的详细数据、特别是大额红包由谁抢得等信息进行披露公示?

就此问题,法治周末记者询问了支付宝公关部的相关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表示,支付宝此次发红包的活动是公司回馈用户的商业行为,相关数据是否公开,公司会从商业的角度上进行考量;至于所发出的红包都由谁抢得,由于涉及到用户的个人隐私问题,从保护用户信息安全的角度出发,将不会对此类信息公开。

对于这种说法,业界专家则有着不同的看法。

阳淼表示,具体到抢红包活动中的个人中奖情况,确实会涉及到很多个人隐私,相关企业没有必要进行公开:“哪怕是彩票中奖也不会公布中奖者的个人信息,这种做法是有先例可循的。在互联网领域,用户隐私是最高要义,并没有强制性的规定要求必须公布抢红包者的个人信息。”

北京市律师协会信息网络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孙彦律师也认为,从保护个人信息安全的角度出发,消费者没有权利要求相关企业公布他人中奖的详细信息;不过,如果因涉嫌存在虚假宣传、与实际不符的情况,由工商等有关行政执法部门介入展开检查,是有权获取相关信息的。

而在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胡钢看来,这个问题涉及到相关企业的商誉问题,完全可以回应消费者的疑问,以此证明红包活动的真实性:“在公布相关信息时,可以对中奖当事人的具体信息进行模糊处理,从而做到隐私保护和信息公开的两全。”

质疑三:

企业红包若造假可否维权

胡钢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用户对于互联网企业所发红包真实性的质疑,实际上暗含着另一个更大的法律焦点:如果相关企业在红包活动中存在造假情况,有可能引发不正当竞争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的问题。

胡钢介绍,互联网企业在春节期间密集开展的红包活动,其本质是有奖销售行为,应当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制。

“互联网企业向不特定的用户发送红包,普通用户看似不用额外付出什么就可以通过抢红包来获得现金和相应优惠,但实际上,其中有一个潜在要求是,用户必须下载、安装该企业发红包所依托的客户端软件。这样看来,抢红包就像企业设置的抽奖活动,通过这种活动来宣传、推广其软件,从而增加用户,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规定的有奖销售模式。”胡钢说。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各家互联网企业的最大金额红包为4999元——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抽奖式的有奖销售规定,最高奖的金额不得超过5000元.

胡钢表示,有奖销售是一种正常的营销策略,只要企业推出的产品和服务是真实、有效的,开展有奖销售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就是一种正当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但如果在此次红包活动中,企业发出的红包在事实上存在虚假成分、存在不公平的情况,则与现实中开展有奖销售一样,有可能存在构成消费欺诈、侵犯消费者权益、开展不正当竞争等风险。”

胡钢认为,无论是哪种形式的有奖销售,进行传统的抽奖也好、利用红包形式也罢,最大的原则在于保障公平、公正、公开,任何参与者在遵守抽奖规则的情况下拥有平等参与的机会与权利:“否则,消费者可以向工商部门进行投诉,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可以联手各地的通信管理局对存在欺诈的企业进行行政处罚。消费者也可就存在的欺诈情况,提起民事诉讼进行索赔。”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费用的三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500元的,为500元。

“这就意味着,如果某家企业在发送红包的过程中存在虚假行为,所有参与抢红包活动的用户,都有权获得至少500元的赔偿。考虑到数量庞大的用户在春节期间参与了抢红包活动,这个惩罚金额将会十分巨大。”胡钢表示。

质疑四:

乌龙红包如何追责

除了今年兴起的互联网企业向用户发红包以外,用户之间利用支付宝、微信等工具相互发红包的情况也依旧延续了2014年的火爆。

胡钢表示,用户之间发的红包,实际上是利用互联网企业相关软件所提供的信息技术开展的一项服务。而在现实中,这项服务的开展也遇到了不少法律问题。

今年支付宝推出了一项“接龙红包”的新玩法:用户可以将钱存进接龙红包中,从而生成一个红包链接和口令,由朋友猜测红包中的金额,该红包链接可以在用户之间流转,由猜中的人与转发链接的人一同平分红包。

就是这种接龙红包,引出了不少事端:有用户反映,其发出的5000元接龙红包没有被妻子猜中;虽然该用户与妻子并没有将这个接龙红包的相关链接以及口令传播出去,但本应退款的红包却被6个陌生人猜到、并瓜分领走。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事后支付宝已先行赔付了该用户的红包金额5000元。

像这种红包发错对象闹乌龙的事情,也存在于一般朋友间发送的红包中:通过支付宝给朋友发红包,可以利用读取手机通讯录中联系人的对应支付宝账号进行。然而有用户发现,一个朋友的手机号,有时会对应好几个支付宝账号,其中的一些支付宝账号并不是自己朋友的、而是并不认识的陌生人的,一不留神就会将红包发错对象。

支付宝公关部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接龙红包中出现的陌生人领取的情况,可能是在理解上有所不同。接龙红包需要在朋友间进行传递,可能经过几个朋友圈层的传递,最终猜出接龙红包的链路上,可能有自己不熟悉、但的确是朋友的朋友的情况。直接被陌生人领走的情况,是极其罕见的极小概率事件。8位数字的口令+实名用户参与+口令输错三次即被锁定,这些举措基本避免了红包被陌生人领走的情况。对于出现的极少数被陌生人领走的情况,很有可能是红包口令在无意间被分享并传播出去,而被陌生人得知。

而有关一个手机号对应不同支付宝账号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情况是由于移动运营商对于手机号二次放号所导致的。

“有些用户此前利用手机号注册了支付宝账号,在换号后,之前的手机号码使用人没有注销掉绑定的支付宝账号,那这个支付宝账号也就一直绑定在这个手机号码上;而这个被更换的手机号,运营商在经过3至6个月的冷冻期后,就会再提供给其他用户使用,因此就出现了这种手机号绑定了其他支付宝账户的情况。”该工作人员说。

无论是接龙红包还是普通红包中出现的乌龙,如果用户将红包发错了对象,是否可以追讨回红包中的金钱呢?

胡钢表示,发红包的行为,从法律上来说是一种赠与行为,在赠与物的所有权转移之后,一般情况下是无法撤销的,即不能收回发出的红包。

孙彦也表示,对于这种已经交付了的赠与行为,想要追讨回错发的红包,十分困难。但他表示,如果用户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错发给陌生人的红包存在重大误解,并不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可以考虑通过不当得利制度来尝试追讨红包。

(责任编辑:HN052)(来源:法治周末)

标签: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相关阅读 精品推荐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国内铜生产商挺价 进口铜溢价三周内涨32%

据外媒消息,中国保税仓库铜库存7月份出现四个月来的首次下降,冶炼厂据称因价格无利可图而采取了限售措施...[详细]

国企改革方案随时可能出台 央企功能分类改革或成基石

中钨高新停牌静待重大事项 五矿系钨资源整合倒计时

紫金矿业抄底澳洲金矿 最大风险或来自美国加息

西安夹层玻璃

西安架竿品牌

西安防水剂批发

西安隔断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