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3:35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念青诚跑至锦西警察局报案,要求重查木婉心一案。

在翻看案例中,并没查到木婉心的死因,倒是看到了易淑的死亡记录。

案卷上清楚记着,死者名:易淑(忆苏),性别:女;年龄,23岁;死亡时间:1923年3月3日,死亡地点:三里坡桃花园;死亡特征:脑部后方受利器重创,致使脑组织破裂流出而亡。除此,死者躯体多处有伤,四肢有严重捆绑后的淤血……

念青诚心伤难抑。

想起三年前匆匆一别,与忆苏竟是阴阳相隔,何况三月三那日正是他应诺回来娶忆苏的日子。一个不好的预感在脑中澎湃。

他忽然忆起,三年前似乎喝过什么特别的东西。

就在他向念母提及娶亲之事后,第二天一早,念母就让吴妈端了碗黑呼呼的东西,说时去锦西路远,喝点东西垫垫肚子。

他当时没多想,端碗就喝完。

他记得那东西入口腥臭难抑,喝完全身火热,血管一阵阵胀痛,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爬动。

思此,又连想到吐出的那口黑血,不由一身冷汗渗出。

那黑血的腥臭味竟与他当时喝的那东西一般无二。

念青诚越想越不对,忙捋起衣袖,盯着自己根根发黑勃动的血管,适才发现这些血管早已不是正常颜色。

心一横,拿起案上的刻纸刀,割破一根血管。

一股黑血顺着血管口喷溅而出,瞬间发出一股腐臭。

那些警察赶紧上来阻止。

他却咬着牙,喝住他们别上前,反倒提着个玻璃瓶装起血,直到玻璃瓶装满,这才用纱布将伤口缠住止血。

“帮个忙!化验下我这到底中了什么毒!”念青诚将装满血的玻璃瓶递给其中一个警察,又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这才离开警察局。

此时的念青诚对念母已完全失去信任,他从没想过,自己的母亲竟会这般算计自己。

连想到忆苏的死,心里的愧疚感越发生浓,他肯定这事与念母脱不了干系。

再想到暗房里堆着的那一箱箱黄芩,一个最不愿意的猜测几乎将他击倒。

会不会父亲当年的死也与母亲有关?

念青诚已快崩溃,却仍抱住最后一丝希望。告诉自己,他父亲的死真得只是意外。

祭拜完忆苏,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家,不料刚至府门口,见两只白灯笼已挂上,紧接着哭泣声一片。

神经瞬间绷断,脚步虚浮地差点稳不住身躯。

老管家见他回来了,一边拭泪一边迎了上来。

“老夫人她……去了!这是老夫人给您留的信!”

念青诚瞟了眼信并没伸手去接,一步一挨步入家中。

见念母面色煞白嘴唇乌紫,一副典型的中毒样。只是表情有些怪异,两眼圆睁如灯笼,瞳孔内能清晰看到一条条蠕动的黑色小虫。

念青诚见她这番惨死样,突然大笑起,这可吓坏仆人。

又见他不时已将念母两只衣袖捋起,老管家急得跪在地上磕头:“老夫人毕竟是您的母亲!还请当家的给她几分薄面!”

念青诚一边摇头一边继续大笑,显然理智尽丧。

这时后院的家丁跑来说,“刚抓到个怪物!一身金毛,不知是何种动物?”

念青诚适才拔回思绪,唤人将那怪物带过来。

当怪物一步步靠近时,念青诚很快认出这怪物便是躲在暗房里的那个人,此时没了衣物黑布的遮当,已露出一身金毛,连脸上也是毛,像极了猿人,唯有那双苍老的眼神与之前一样。

这怪物见了念青诚面露惭愧,吱吱唔唔的也不知在说什么。

念青诚想到念母的死,心仇旧恨难抑,大步向前狠狠给了那怪物两拳。

那怪物居然一动不动,一副甘愿授死似的。

不一会,又有家丁来报说,暗房里发现一具尸骨,问他要不要报案。

念青诚心思早已乱作一团,没等他开口,警察局的人居然自己上门了。

“刚收到念老夫人的投案自首函,念老夫人在信里自述自己手里握着两条命案,我们是来带她伏法的!”

念青诚苦笑地指了指棺材说:“她已经伏法!”

念青诚料完念母丧事,这才来处理那只金毛怪物。

念青诚想,这只怪物长年伴着母亲,一定帮母亲干了很多坏事,说不定父亲和木婉心的死他都脱不了干系,或许忆苏的死也与他有关。

可是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他不想再走母亲同样的路。他唤人将金毛怪送去警察局,不料那金毛怪却抵死不从。

念青诚只得拿鞭子子抽他。

又几天,他收到锦西警察局寄来的信,说他的血已化验,并没有什么毒,倒是寄生了一种叫“疾情”的雄类蛊虫。

这种虫喜欢桃花醇,更喜欢寄在男人体内,苗疆人喜欢将它养在桃花酿里,一旦有人饮下这种酒,那人便不能再对第二个人动情。

这种蛊虫有特点,每当桃花盛开时会迁移,会通过中蛊者的体液移至另一方,致使另一方中蛊。

如果另一方是女的,则会被蛊虫吞食完精血后遗弃,而蛊虫则会化成飞蛾再次回到男方体内……

念青诚冷汗簌簌。

他反问自己,从没与苗彊接触过,更别说得罪两字。这是谁想要陷害自己?

想到三位夫人的死,这才明白原来他才是那个凶手。

他一时不能接受,拿头拼命往墙上撞起。

老管家赶紧阻止他说:“其实老夫人一早就知!”说时将念母临终时留下的信递了过去。

念青诚拆开信,才知念母本是苗彊蛊王传人,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底。

信上说,念母与念父相识后,按照苗彊传统,给念父服了此蛊,本来以为父亲会对她情有独钟的,直到父亲遇见木婉心后,才知自己中了蛊,怪念母手段卑劣,从此夫妻不和。

后来木婉心怀孕了,为了给孩子一个名分,便与长工做了对名义夫妻,哪知那长工命薄,让木婉心守了寡。

念父自知对不起她们母女,便将她们接回家。

念母不甘如此,暗地将念父体内的蛊虫催醒,毒素一点点侵蚀肌里,念父一夜间全身长满金发,变得面目全非。

木婉心为给念父解蛊,只能寻个安静地方躲起。她躲在锦西三里坡,种了大片桃林,酿起桃花酿,一心想将蛊虫引出,却不想被念母发现,,将其掐死在黄芩堆里。

至于忆苏,当年亲眼见自己母亲被念母掐死,一心想为母报仇,长大后的她设计接近念青诚,当她发现念青诚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时,她已无心再报仇,可是念母为了念青诚岂会放过她……

未了信中还说,青诚我的儿!母亲没想到这种蛊会父传子,母亲再怎样也不会害你,可是这蛊我用了好多种办法,却始终寻不到办法,也许这就是报应吧!对不起!………

看完信念青诚泪如雨下,这信载满了上代的恩怨,他一时不知该爱谁恨谁?或许他们都有错,可他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啊!

三年后,有人在锦西三里坡看到一个长满金毛的人,那人手挎竹篮,正将一朵朵桃花放入篮中。(本故事完)

---- 作者寄语:这个故事结局有些匆忙,许久不写思维有些乱,不喜勿喷!下篇一定加油!

防爆动力配电柜云南石油防爆检修箱报价

南通市政工程PE电力管控制生产流程

净化设备工程公司风淋室厂家深圳净化车间设备

金属鲍尔环填料鲍尔环填料现货江苏金属鲍尔环厂家

宁波pvc地板厂家办公室地胶

290卡式风机盘管直供中央空调室内豪华机

经验延安MPP电力管是什么颜色的

隧道用注浆管天津定制注浆管

聊城DN500PE双壁波纹管施工技术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