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合情不合法的争房官司

发布时间:2020-03-02 11:39:10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安置房在一万时不起眼升值到五十万时又扎眼

亲情是胳膊,利益似大腿

合情不合法的争房官司

弟弟帮哥哥建好房后却私自出售。(图1)

弟弟帮哥哥建好房后却私自出售。(图2)

那时,王义友夫妻俩正在江苏打工,他便让母亲去交了报名押金。很快,政府就给王义友兄弟俩在新村安排了地基,提供了建房材料。王义友告诉晨报记者,他当时在江苏十分忙碌,实在没有时间赶回家建房,于是弟弟王义取便提出可以帮忙,当时想是自家兄弟,我就答应他,帮我盖好房后,我给他2万元。

然而,王义友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一年后,刚盖起的房子却被弟弟以8万多元私自卖了。他从外地赶回家里后,王义取悄悄地对他说:如果房子被卖掉了怎么办?王义友第一反应是惊愕,随后便勃然大怒:你怎么能把我的房子卖掉?他心急火燎地跑到房子处,看到的却是,那块地皮上新盖的两套房子里,买房人已经在装修了。

我们兄弟俩的关系一直很好,当时他也有指标,他答应我只是帮忙建房,还说让我放心去外面赚钱。回忆起往事,王义友脸色变得很难看。

现在回头想想,让王义友更为懊悔的是,2003年10月,兄弟俩就这套安置房还签订了一份协议。该协议上写道:

按照瑞昌市移民建镇的相关规定,王义友享受该安置房,由于王义友经济困难,将该房转让给王义取,由王义取投资兴建,王义取交给王义友1万元作为转让费,王义取即可享受该房的使用权和处置权。

是我糊涂了,不该签这份协议。王义友说,当时政府的文件还没有出台,无法说服王义取和买主要回房屋,只好签订这份协议暂时迂回。按照当时他的理解,这份协议的意思是,如果按政府规定,这房子该归他那就是归他,如果不归他,王义取就应该给他1万元转让费。

不过,王义友拿出的一份瑞昌市政府下发的《关于移民建镇府东新区移民安置户条件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明确写道:严禁移民户私下转让、赠与移民安置房屋,从中牟利,违者取消移民户资格。因此,王义友现在依然认为,不管是地皮还是房子都应该归他。

正因为有这份协议的存在,王义友在随后的维权路上可谓处处都处于被动。虽然他自认为这份协议的效力有待商榷,但承办该案的法官显然不这么看。本案经过一审、二审、重审和再审,法官均认定该协议真实有效,并据该协议驳回了王义友的诉讼请求,房子依然归买方,王义友已经将安置房指标转让。

2009年,王义友夫妇首次将王义取以及买房人一起告上法院,要求返还房屋。在庭审中,王义取答辩称,哥哥并不是委托他建房,而是把安置房指标作价1万元转让给了他。现在房子早已卖出,买房人也已住进去六年多,不可能返还房子。买房人则说,经人介绍买了这套房子,他们也知道是王义友的指标,但该指标已经转让给了他弟弟。如果王义友要取得这套房子,则要按照市场价赔偿损失。

经审理,瑞昌市人民法院判定王义取与买房人之间的购房合同有效,认定王义友已经转让安置房指标,驳回了王义友的诉讼请求。在随后长达三年的二审、重审和再审中,法院判决如出一辙:王义友已经转让指标,驳回他的诉讼请求。

他要他弟弟建房的时候,房子还没建起来,如果不是转让指标,那算是转让什么?承办该案的瑞昌市人民法院法官高波说,法院的判决完全有法可依,绝没有偏袒任何一方。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王义友并不能举证他没有转让指标,相反是王义取却有白纸黑色的转让协议摆在那里。另外,买房人完全是出于善意而购得该房,已经住了很多年,从保护市场交易的角度出发,也不能支持王义友的主张。

法院还认为,虽然《通告》上明确规定安置房指标不允许私下转让,但该规定只是一项行政通告,并非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王义友和王义取违反上述规定,可能遭到相应的行政处罚,但不能导致王义友和王义取之间的转让协议无效。

从2009年开始,王义友踏上了一条艰难的维权之路,一会儿去公安局报案,说王义取有诈骗嫌疑,一会儿去检察院抗诉,一会儿又去找上级领导说情。但是,得到的结果与他所想的总有着天壤之别。据了解,瑞昌市公安局已决定不予立案,而市检察院也驳回了王义友的抗诉请求。

瑞昌法院周明群副院长告诉记者,瑞昌市政法委曾经协调该案已经几十次,并给了王义友一套安置房的指标,市场价是每平方1600元左右,但他自己不想要,非要拿回那两套安置房。

那房子还要交钱才能拿到,我自己该得的房子不给我,为什么要那套房?王义友显得很不甘心,他反复对记者强调,他当初根本没有转让指标,而且誓要拿回那两套安置房不可。

对于王义友的说法,弟弟王义取觉得十分荒谬,当时他自己有房,他自己说这个指标不要,我就给了他2万元买了下来。

王义取表示,之所以王义友会起诉他,完全是因为自己不让他在自家的土地上建房,我有一块地基能建五间房,我给了他三间,他却不同意,非要五间。为了这事他才起诉我的。

记者赵岑雨 汪良红

昆明太医堂医院

江西安康中医院

山西黄河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