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铜垫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紫铜垫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双重警报中国能源困局

发布时间:2019-09-30 03:34:32 阅读: 来源:紫铜垫片厂家

双重警报:中国能源困局

远离中国的一场战争以及近邻日本的一次天灾,将中国能源结构与安全摆到了显微镜下。

利比亚战事升级令国际油价再次被推上上行通道,重回100美元上方。国际能源署的最新消息称,利比亚的石油输出港口已经全部中断。

尽管中国石油进口所受影响甚微,但成本价格难免受到冲击,最终会传导到各领域,包括能源领域。

油气等传统能源再度承受了巨大压力,清洁能源的现实也不容乐观。

鉴于日本地震导致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发生,温家宝总理主持的3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要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并对所有在建核电站进行安全评估,同时要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在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而在“十二五”的规划中,我国“要实现能耗强度下降16%、二氧化碳强度下降17%”的减排目标,这意味着在未来的5年中,我国要大力推进发展清洁能源,但核电发展受阻,则会逐渐影响我国的未来的能源结构。

中东、北非动荡以及日本福岛核危机能否成为我国能源结构调整的一个伏笔,现在并不可知。

核电危机启示

不久前,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表示,我国“核电中长期规划将面临一些调整”。

按照温家宝总理指示的精神,在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但一年之内核安全规划难以出台,这一年内的核电新项目无法上马,这可能影响“十二五”、“十三五”核能规划目标的实现。

一位接近决策层的能源领域专家曾向记者表示,湖南、重庆、陕西、甘肃等地的核电站选址将被重新评估,因为这些地区过去曾经发生过地震,或者与过去地震所在地比较近。

而这一调整,业界猜测也将会影响到 “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而这一规划,对于未来我国的能源结构将产生较大影响。

我国著名能源经济学家林伯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尽管我国在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后对我国的核发展作出了调整,但日本的本次事故对中国的核发展究竟有多大影响,实际上目前还难以预测。

据林伯强解释,日本核电站事故还没有结束。“所以最终日本以哪一种形式来收尾,评估的影响有多大,可能都会影响到国际社会核发展的大环境。而这个环境对中国的核发展很重要。”

如果日本核电对国际核工业发展没有特别的影响,那对中国的影响也不大,因为中国能选择的清洁能源不多,以风电、光伏这些为例,他们的成本太高,水电又受到潜能的影响,所以如果大环境没有太多变化,那么中国的核电发展战略就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但林强调,现在是否有影响的主要判断标准就是时间点,因为我们承诺到2020年17%的减排目标,“那现在福岛的核电事故无论如何,对于我国的能否按时完成这个承诺还是会有影响的。“毕竟现在已经停止审批了,这些问题都对核电站建设周期拖一下的话,那么对我国此前计划在2020年完成的任务就得拖到2020年以后。所以这就会造成我国能源结构的微小改变。”

“十二五”考验

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钱智民在3月14日曾向记者表示,按照日程,由能源局牵头制定的“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将在3月底完成编制工作。

钱智民称,这一规划属于“十二五”规划纲要下17个重点专项规划之一 ,包括石油天然气、电力、新兴能源等专项规划。与“十二五”规划纲要“经济结构调整”主线呼应,能源发展规划的主线将围绕“能源结构调整”展开。

钱智民表示,在能源结构调整的背景下,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煤炭清洁利用、煤层气、天然气水合物、核能、智能电网、新型汽车燃料等内容都将在能源发展规划中得到体现。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调整能源结构主线对于新兴能源行业来说是利好,“十二五”期间新兴能源行业将迎来高速发展。随着煤炭利用比重下降,传统煤炭与火电行业发展将步入稳定期。

目前,我国优化能源的总体战略为“少用煤,发展气”。在这一战略的指导思想下,煤在中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计划在2010-2020年的十年间,从70.7%减少至50.7%左右。也就是说,在“十二五”期间,天然气、水电、核电以及风电的比重将增强。

因此在3月16日发布的“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十二五”期间,将实现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11.4%。按照政府既有承诺,到202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将占一次能源消费的15%,其中核电将贡献4%的比重。

但鉴于本次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影响,核电规划将进行下调,据了解,2009年之后,包括江西、湖南、湖北、安徽等内陆省份争相上报当地核电规划。例如尚无核能发电的河北省,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开工建设两座核电站,但因国务院宣布暂停新核电项目的审批,河北“核电之梦”暂时遇阻。

因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核电规划目标若下调,可能为水电、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开发“让出空间”。

但电力企业联合会副会长李荣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国作为煤炭生产和消费的第一大国,这个结构实际上仍然难以调整,虽然计划在未来,这一比例会下调,但是“可再生能源比如风电、太阳能、光伏的这些东西一时顶不了事,他们还是在成长当中。”所以清洁能源在目前的发展来看,如果无法得到政府的有效政策扶持,其发展进程仍然难辨。

更重要的是,在目前的成熟的火电发展中,各个地方以及部门利益的错综复杂性,也成为了清洁能源发展的阻力。

这就意味着,在减排的硬性指标下,煤炭消耗计划减少,而核电的比重也在调整,这将导致以天然气、水电、风电以及太阳能等清洁能源将得到更大的发展空间,然而实际上,发展的阻力仍然很大。

清洁能源之困

李俊峰在2010年末曾公开表示,在2003年制定第一版“十一五”规划时,预计到2010年中国煤炭消耗量为24亿吨,2020年达到30亿吨,但事实上2007年煤炭消耗量就已达到20亿吨,而2009年已超过30亿吨。也就是说,提前10年达到了当初所定2020年的目标。

李俊峰表示,在“十二五”规划中,跟能源有关的目标是GDP单位能耗降低40%-45%。“而在‘十一五’的时候,中国的能源强度降低了20%,因此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但如果达不到‘十二五’40%-45%的时候,国际社会可能要有意见了。”因此,在“十二五”期间,我国在调整清洁能源在我国能源消耗中的比重尤为重要,但就目前的综合情况来看,这一调整仍旧面临诸多阻力。

对此中国石油副总裁李华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其旗下的天然气发展就是一个例子。

据悉,目前我国天然气的需求量约为1000亿立方米,其中约75%由中石油提供,但天然气仅占我国一次能源消耗比重的3.8%,而在日韩欧美等发达国家,这一比例约达到24%。

因此“十二五”规划,到期末将天然气的使用比例提高到8%~10%,中石油预计彼时天然气的总需求量将达到2600亿立方米,“而我们的发展规划是在2015年的产能达到1200亿立方米,也就是比目前的600多亿立方米翻一番,但这与2600亿立方米的需求量仍有很大差距,这就要联合包括中石化、中海油和民营油企等兄弟公司一起来满足市场需要。”李华林说。

尽管中石油在中亚和俄罗斯等地积极地寻找天然气源,并在去年完成LNG项目整合,致力提供更高效的油气,但目前的天然气价格机制让中石油的盈利并不容易。

据李华林介绍,目前我国的天然气井口价格为0.8元/立方米,中亚输油管道的天然气进入我国成本已达1.29元/立方米,而在上海等距离井口较远的城市,其销售价格仅为2元多,还不够管道和运输成本,这就使企业要承受一定亏损。对此李华林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中石油不会因为短期的亏损而影响到天然气的供应,但希望通过价格机制改革保证上游企业的利润,从而保证生产企业的积极性。”

所以在“十二五”期间,理顺清洁能源与新能源的价格以及成本和收益问题,将成为我国为达到减排目标的一项重要工作。

对此,林伯强也表示,在清洁能源方面,水电受投资规模和气候影响较大,其潜能受到制约,而风电和太阳能尽管在可行性研究中有较好表现,但成本压力和上网困难也成为其阻力。“更重要的是,国家在这些项目中的政策扶持力度也不大,所以也导致了企业投资积极性不大。”